水下拍摄的法国"戴高乐"航母和"凯旋"核潜艇


至此,美国国际开发署在本周批准了紧急资金,又重启了该计划。然而,至于重启几乎是否对当前的疫情能起到任何缓和作用,洛杉矶时报指出,“尚不清楚”。该报道还援引达萨克说,能够认得清楚病毒,明确打击目标的做法“属于常识,而我们却都躲起来等着疫苗的出现,用这样的方法来抗击危险的病毒是不好的全球战略。”上海市卫健委今早(7日)通报:4月6日0—24时,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报告2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治愈出院6例,其中来自英国2例,来自法国2例,来自美国1例,来自瑞士1例。

政府多次削减卫生预算,再次启动计划效果尚不可知

“冠状病毒很容易在各物种之间传播,这类病毒正是人们预防大流行所需要关注的病毒。”前PREDICT全球负责人乔纳·马泽特告诉洛杉矶时报。她说,这次全球疫情的爆发他们已有所预料。“可以说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感到惊讶。”

曾确认160种新型冠状病毒,预警计划专门防范全球性疫情

2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均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已追踪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24人,均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

病例1为中国籍,在英国留学,4月4日自英国出发,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说,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这是至关重要的,”达萨克说,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而去年的削减行动,“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

资金用尽科研团队遭遣散,专家称“短见”、疫情早有预料

截至4月6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39例,治愈出院328例,死亡6例,在院治疗5例(均为危重症)。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0例。

巴西圣保罗市的帕卡恩布体育场曾是1950年世界杯的比赛场地之一。自当地时间4月6日起,从各市立医院陆续转移出来的200名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在这里集中收治。该体育场内的方舱医院位于足球场草坪上,安装了占地面积6300平方米的帐篷,内设200个床位;其中8张床位用作并发症患者的重症监护室。据当地媒体报道,情况稳定的患者在这里观察14天后返家;如病情变化将转移到专门的医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