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
来源: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发稿时间:2020-03-29 18:25:31


结合陕西省实际,陕西省生态环境厅还将当前疫情防控急需的医疗卫生、物资生产、研究试验等三类建设项目和医疗机构应急豁免环评手续。农副食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等13大类33小类项目,可不再填报环境影响登记表。

她推迟婚期选择支援一线

同时,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他们或许会同意,但妈妈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担心。”

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戴上口罩护目镜后,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慕荣琪说,因为防护物资紧缺,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很难受,除了身体上的,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

中国政府向巴基斯坦派遣抗疫医疗专家组 已启程

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为免家人怀疑,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于是,她想尽办法“欺骗”、隐瞒,“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

“爸爸妈妈,我向你们道歉,请原谅女儿的选择,请原谅女儿的不辞而别。疫情严峻,湖北需要医护人员,于是,我选择了驰援武汉。瞒着你们,不是怕你们不同意,而是怕你们为我担心。……疫情过后,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你们接到明水,接到我的身边,我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日后有你们的每一天!”当地时间3月29日早晨,据巴基斯坦当地媒体报道,新增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全国累计确诊1500例,包含12例死亡病例,25例康复。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去武汉,去帮忙。”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但她“自私”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他没有怪我,只是有些担心我。”

“她人很好,有爱心、有事业心。”慕荣琪未婚夫说,疫情期间他也在明水县的疫情一线进行入户排查与守小区大门,他明白特殊时期年轻人的责任与义务,所以对于慕荣琪去武汉的选择他是支持的。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